新增作品
題目  我的偶像
作者  97-24 林孟欣
備註  復興少年期刊作品
內容

閱覽
1111

字數
1182

  她擅長把低眉垂睫的美喚醒,讓我們看見晶燦灼人的明眸;善於把沉啞瘖滅的美喚醒,讓我們聽到恍如鶯啼翠柳的歌聲。她多年在文學及魅學上的耕耘,就時間的縱軸而言,是一位恭謹謙遜的善述者;就空間的縱軸而言,是這個地域的詩酒風流的產物,是從容、慧黠、雍雅、自適的人。

  被瘂弦譽為「散文的詩人」的她,有時如稚童般天真無邪,可以看到人性最純樸、善良的一面,在枯燥煩悶的時候亦可以自得其樂;有時卻像歷經人生百態、對凡事都有自己透徹深遠的見解,經時間洪流淬鍊的老嫗。她的文章詞藻華美,見解清晰,她的文章如李白的一首水晶絕句輕叩我額頭,「噹」地一聲挑起了回音。然而這一輕叩非同小可,在清脆悅耳的「晶音」中,我沉澱了煩躁的心靈,透析我雜亂的思緒,有時還會找到寫作的靈感。她的抒情文真情流露,字句都帶著柔美淒婉的感性;她的論說文就如海般壯闊遼闊,對事物,她追求真善美,凡事都有自己的灼見。她的文章橫躺在古今中間,讓我可以與古人暢膝長談,相濡以「墨」。透過她清新簡潔卻不失優美的文字,我回到一千多年前的唐朝,看到落地者張繼那不朽的失眠。那一千多年前的、裝滿旅客思鄉的憂愁淚水的江水和那漁船上閃爍不定的燈火以及岸上被霜齒咬出血的楓樹都躍然於紙上,被時空薄紗攏照的一個歷史,就在她飄然幻美的筆下被撫去堆積的灰塵,被挑起面紗,那如江水綿延的悲愁鮮豔的活躍了起來。

  她具有豐富的想像力,一件平凡的事物在她天馬行空的幻想後,蛻變出瑰麗的新樣貌。在車水馬龍的市區,只要她念起琵琶行,長安古城便安然歸來,穿著血色羅群的妙齡女子揮手彈琵琶的情景立刻映入眼簾,而春江花月夜則讓她癡癡的跟著那片月光走到大海上,和張若虛遙思這片華美透明的月色—一千三百多年前的唐代月光、花香、浩蕩不盡的江聲,甚至和蘇東坡乾一杯帶有女性風韻的椰子酒。一段枯燥乏味的塞車時段,就在她心中幻想的奔馳下變得有趣,使她忘卻了窗外又復糾結纏雜的車陣。她在一個早晨聞到肉香的味道,她的心思便在這氣味的挑逗下泛起漣漪,隨著清蒸肉變紅燒肉,再因那鍋肉的主人的缺席或忽視而轉成的「焦肉」,她的腦中也織了一段又一段的場景,悟出一個又一個體悟。只是一個簡單平淡的塞車場景,只是一段稀鬆平常的肉燒焦事件,在她細膩溫潤的情感的潤飾下,成為一篇篇灑滿月光的美文。

  她在<釀酒的理由>中寫道:「孔明是那待沽的玉,則我便是那代斟的酒,以一生的時間去醞釀自己的濃度,所等待的只是那一霎的傾注。」她也在<你不能要求簡單的答案>提到,說到寫作,要夾上她的一生。她用一生醞釀文字,看著她的文章,我聞到芬芳撲鼻的酒香,字字彷彿都是沾著酒寫成的。這杯酒已近乎完成了,皮囊裡的血肉在漫長歲月的醞釀後,已經成為一壺佳釀。我希望代表我的這條平行線能稍微彎曲,和她那條平行線交會,那個點,將是我一生中最唯美的邂逅。
 
回主選單